确保粮食安全是“十四五”时期促进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维护国家安全的最重要基石,更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基础。粮油安全在乡村振兴中的重要意义有哪些?粮食依赖进口的原因是什么?如何突破目前的局面?人民三农邀请中国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会粮油安全工作委员会主任李骥对以上问题进行讨论。

人民三农:您认为,中国乡村振兴的关键点是什么?粮油安全在乡村振兴中的重要意义在哪些方面?

李骥:关于乡村振兴的关键点,说几点我的看法。

第一,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巩固脱贫攻坚取得的成果。

脱贫攻坚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但是我们还要看到,城乡收入的差距依然巨大,统计表明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城乡收入之比为1:2.65,四十年后的今天我国的城乡收入差距依然是1:2.65;尤其是农民收入构成中财产性收入只占总收入的不到2%。要想提高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必须做到进一步农民各类农业资产的确权工作,完善农村产权制度建设;坚持农村各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扩大农业保险的范围,把各类农业资产变为可交易性资产。

第二,乡村振兴必须走发展现代农业的道路,所谓现代农业不同于劳动密集型的传统农业,现代农业是科技密集型加资本密集型。因此要大力推动社会资本进入农业领域,利用社会资本推动科技与农业的结合。目前我国的农业科技贡献率为60%左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社会资本进入农业领域最大的问题是农业领域缺乏风险对冲机制,因此在制定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农业领域时的政策时应着重放在建立各种风险对冲机制上,比如利用保险+期货的办法,不断扩大农业保险和期货的品种和范围。

第三,由于土地和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使得我国种植业和养殖业的投入成本比发达国家要高出许多,因此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走农业产业化的道路,延伸产业链,实现一二三产融合发展;而在这一进程中必须将农民置于产业链发展的关键环节,让农民成为农业产业化发展进程中的最大受益者。因此创造以农民为核心的农业产业化新型主体至关重要。

谈到粮油安全在乡村振兴中的重要意义,我认为实现乡村振兴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保证国家粮油安全,没有粮油安全乡村振兴就会成为空中楼阁,乡村振兴的首要功能也是保证国家粮油安全,因此粮油安全是乡村振兴的基础和前提,乡村振兴也是粮油安全的保障。目前有些地区由于劳动力和土地成本上升,种植主粮和大豆等油料作物的意愿有所下降,个别地区还出现撂荒等现象,这就需要政府采取相应的鼓励措施保障农民种植的积极性,同时大力发展农业产业化,增加粮油产业的附加值。

人民三农:粮油安全关乎全体国人的命脉,中国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会在粮油安全方面起到哪些作用?

李骥:中国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会成立于2013年4月,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注册登记,业务归口农业农村部管理的全国性社会团体法人组织。研究会由农业风险管理领域的相关部委领导、知名专家学者和企事业单位负责人等成员组成。是中国农业风险管理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学术团体之一。中国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会在农业农村部、民政部等部委的领导下,凝聚会员单位和社会各界力量,结合我国国情、农情,将不断探索总结各地的实践创新,进一步提升农业风险管理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形成中国特色的农业风险管理理论体系和政策体系,有力支撑我国农业产业健康平稳运行。具体说到粮油安全工作委员会在我国粮油安全领域起到以下几个作用:

第一,中国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会是国内在农业风险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学术团体,而粮油安全是农业风险研究中最重要的领域,因此我们将发挥我们的学术及政策研究的优势,结合国内外局势,就粮油安全领域的热点、难点问题进行研究并适时提出我们的政策建议。

第二,紧紧跟踪国际最新农业领域的技术发展,尤其是涉及到粮油安全领域的技术,将其纳入粮油安全工作委员会的工作范围,积极推动这些技术在粮油安全领域中的应用。

第三,在油料安全方面坚持“大豆为主,开辟新油源,多油并举”的方针,积极推动以“油莎豆”为主的新型油料作物产业的发展。

人民三农:2020年我国食用油料消费量达到1.7亿吨,大豆的进口量更是创历史新高,请您分析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如何进一步突破粮油依赖进口的局面?

李骥:大豆进口创历史记录的原因有很多,我这里主要谈两个原因:

从国际大豆市场角度来看,大豆原产于我国,在上个世纪90年代,国际种业巨头孟山都获得了中国大豆的种子后,利用转基因技术对其进行了改良,并将转基因大豆引种我国,由于该大豆出油率比原产于中国的大豆出油率高,因此中国逐步开始大面积种植;本世纪初以孟山都为代表的国际粮商开始利用在国际期货市场的定价权开始对中国的油脂企业进行了“绞杀”行动,在短短的几年内中国的油脂加工企业遭到了“团灭”,外资企业占据了中国油脂市场的控制权,随后中国开始大量进口国外成本更低的大豆,目前中国大豆的外贸依存度达到70%以上。

从国内需求来看,我国除了因为食用油不足需要进口大豆外,我国畜牧业发展也严重依赖大豆的植物蛋白,因为大豆的蛋白含量达到40%,我国要想自己种植满足国内的油料和畜牧业发展所需要的大豆,需要8亿亩的耕地,而我国全部耕地面积也就是20亿亩左右,这就形成了“与粮争地”局面,因此目前维持大豆进口的局面也是无奈之举。

要想突破这一局面,我想主要从以下两个方面入手:

第一,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现代生物育种技术是破局的关键。

我国目前的“种业”自主率在95%以上,可以做到主粮绝对安全,谷物基本自给,但是我国玉米、小麦、大豆等作物的单产与美国相比还有40%左右的差距;而现代生物育种技术中转基因、基因编辑技术等底层专利均为国外公司所占据,在这一赛道中没有给我们留下系统性的机会。最近我们在跟踪的“RNA表观遗传编辑技术”无论在底层的基础理论还是实现的技术手段均掌握在中国科学家手中,这项技术先后在水稻、马铃薯、蒲公英、紫花苜蓿等作物中进行应用,并实现了50%左右的增产,该项成果已于2021年7月发表在《自然》杂志,引起学术界巨大震动。我们认为这是中国科学家最有可能短期内在现代生物育种领域实现“换道超车”育种技术。目前该技术已纳入粮油安全工作委员会的工作范围,大豆、油莎豆等作物已经进入试验阶段。

第二,开辟新油源,重点推动“油莎豆”产业的发展。

油莎豆每亩地的产油量是大豆的四倍,油茶籽的两倍,是一种非常好的新型油料作物,该作物已经列入农业部印发的《全国种植业结构调整规划(2016—2020年)》当中。目前油莎豆在国内种植面积在二十万亩左右,普通民众对这一新型作物的认知还有待提高,行业发展水平还不高。粮油安全工作委员会将在收集行业信息、制定各类产品行业标准、统一营销、提高公众认知度、提供政策建议等方面做一些工作,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我们相信未来油莎豆将会成为我国油料作物的重要补充。

人民三农:从外部因素来看,您认为哪些方面的投入是解决粮油安全问题的关键?如何引导这个关键的外部因素参与行业发展?

李骥:关键点有很多,今天只谈一点:即大力推动社会资本进入粮油安全领域。

目前,国内容纳社会资本最多的两个领域是房地产业和资本市场,房地产业容纳了我国社会资本近70%,随着“住房不炒”政策的推出,将有大量资本从房地产业中退出;目前中国资本市场的逻辑也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以互联网、教育等为代表的资本也会在从其中退出,而从这些行业中“溢出”优秀人才也会以千万计;这些嗅觉灵敏的资本已经看到农业是中国最大的投资洼地,而粮油安全是“国家的刚需”,因此目前推动社会资本进入这一领域正当其时。

引导社会资本进入这一领域首先要利用好资本市场的各类金融工具,我们认为“粮油安全产业基金”是进入这一领域最好的金融工具。“产业基金”可以规避单个企业或公司的局限,着眼于整个产业的发展进行布局,可以在这个产业发展的初期种下整个产业健康发展的基因,避免“一哄而上、恶性竞争”的混乱局面。

其次,前面我也提到了,社会资本进入农业领域最大的障碍是农业领域风险敞口太大,缺乏风险对冲机制,因此我们希望政府在鼓励社会资本进入粮油安全领域时着眼于建立风险对冲机制,参照一些鼓励风险投资的方式对于“农业类产业基金”予以一些风险补偿机制。

第三,设立农业或基于“粮油安全”专门的政府引导基金,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农业领域。

第四,将政府引导基金退出盈利的部分作为分险补偿基金的来源。

第五,减免涉农产业基金的所得税以及个人所得税等。

农业领域一直是离社会资本比较远的行业,我相信通过这些措施将会吸引大批优秀人才以及巨额资金进入农业尤其是“粮油安全”领域。